画画

第一次画画是在小学的美术课上。刚开始是喜欢的,但没多久就失去了兴致。因为没有自己的蜡笔,妈妈不肯买。我的美术作业本很难看,没有得过一个次甲。画的东西不仅东倒西歪,涂色也涂不均匀,像个癞痢头,有一块没一块。手中的蜡笔不听话,颜色总是要跑出图,可见我从小就毛躁,涂到最后总是非常不爽。初中和高中,没有美术这门课,倒是松了一口气,当然如果数学课就更好了。 十五六岁,看“读者”,插页经常有西洋画。有“带珍珠耳环的少女”,有“拾稻穗的女人”。我喜欢她们长裙拖地,卷发用丝带高高束起,露出圆润白皙的肩颈。真让人向往。我用小剪刀沿边框仔细地裁剪,一张一张地收集,再用胶水粘画的一个角贴在日记本上。在空白处写一些自己的感受或歌词。本子放在一个空铁盒里。 盒子上贴了一张条子:此盒他人勿动,应松松自由开启。 […]

详情

这就是我,理想的小孩

刘小累 厦门人 ,插画师。 小累说她觉得童年过得还不错,没有受到过多关注,不被寄予厚望,常常自己在巷子里溜达,或者一个人躲起来睡觉。对很多事物有细腻的感情,都自己藏起来,逐渐堆积出一个自己的小世界,不像其他小孩有丰富的物质生活,但是感觉很满足。有时朋友会问起她,这个小女孩是你吗?她说:“不是我,但又隐约觉得有一部分我在里面。” […]

详情

六六大曲

沿“和平桥”往东,桥南下来十来步有五家店铺。门面都不算大。 第一家是日杂店。剪刀菜刀,锅碗瓢盆,竹篮子竹凳子竹榻子。竹扫把挂在店门口的屋檐下。竹粪箕,竹匾子反扣在墙上,背面能看到用红漆画的日期。 第二家是卖酱菜的。包瓜子,萝卜干,榨菜,什锦宝塔菜……店内放了大小坛子,腌制各式酱瓜酱菜。纱布包的坛盖子也成了酱菜色。 […]

详情

七月照相

在看森山大道第一次使用数码相机拍照的记录片。从一开始的不习惯到最后一整天都拿着数码机器对着这个拍,那个拍。时不时的说:“这张太漂亮了,这个颜色太美了。我可以一整天的这样拍。我要买下这个相机。 六十多岁的老头享受这个接纳新事物的过程。堪称可爱而又顽童。像小孩拿到新的玩具,那般快乐。不知为何,记起父亲在我2006年高考结束后带我在数码城给我买了自己的第一台相机。很清晰的记得那个轻薄的三星机器,却记不起为何自己需要给自己一个大学礼物是一台相机。或许是不想画画,只想通过拍照来记录自己大学的生活,打发自己的时间。喜欢揣在兜里或包中。大一有个摄影选修课程也是用那样一台简单的机器去完成自己的所谓摄影拍摄作业。上大二之后,便通过朋友帮自己买了一台二手宾得K100单反相机。而那台三星机器也记不起来是送给了谁,还是给卖了。 八月一到就找时间把七月拍的缪片都洗出来了。电子稿到手已是七月过,寄出十五卷,其中四卷出现了白片。在翻看照片时,也记不起来到底是哪些片子未拍出来,想要的也都顺利出片了,所以也是没有多大的失望。这次积攒的较平时多些,挑选照片的过程,着实让人有些头疼,因为各种题材我觉得都不错的也很难归类,索性不归类,一并称为《七月照相馆》。 […]

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