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和九生

唯独想到而没能做到的事情太多。拖拖延迟而后无然后,能例行实践最终达成目标的一定是少数那部分。 你对记录的理解意义不知是否明确,或说你翻阅一些自己曾经天真无邪的样子会不会感动的流下泪花。如果不行,那么你活的很明白。如果你流下泪花,那么你和我一样活的很悲哀。怀旧不是坏事,可却是病态。 渐渐中望见窗帘映赤的光亮越来越微弱,那声响也同样浑浊无力沉闷。只是雨水。从屋檐流淌的声音是清晰的。我想它已离我而去,这并不可怕的黑夜恐惧。小的时候,同样是在这栋房子里,这间屋子里。同样面对的是这可怕的雷雨。记得自己选择的是躲在被窝里,再怎么也不轻易探头出来。我记得是那样子的。 […]

详情

院子

我住二楼,时常站在阳台看底楼的一块小院子。这家院子与旁人家不同。除了角落边的水池,其他都是清一色灰色瓷砖,看不见一块土。藤蔓倒是顽强,根生院外,身子穿过栅栏,贴紧砖面悄然蜿蜒。它以为这是一面墙,其实也没错,只是这次攀沿的方向有点怪。 记得刚开始几年院子里有花草,也见女子在院中忙碌。不知何时开始,野草丛生,渐生荒凉。然后有一天全部铺上了瓷砖,大概房主觉得这样一劳永逸,不必烦神去拔草。 每看一次我就要叹一口气。要是我的院子,怎么会弄得不见一寸土地?我确实羡慕这块地,我会在东南面墙脚种上蔷薇,让花儿爬满我的窗台。夏日在窗前数我的花,任风吹拂裙摆,那该是多么的美! […]

详情

在云南捡菌子

在大部分地区都炎热到不像话的时候,应该去云南避个暑,云南过的是可以穿长袖的夏天。 7、8月正好是云南疯狂长菌子的时节,整个云南都在这个时节垂涎着野生菌的好味道,当然要随着当地人一同上山去捡菌子。 山上能发现许多不同的菌子。 […]

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