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画

第一次画画是在小学的美术课上。刚开始是喜欢的,但没多久就失去了兴致。因为没有自己的蜡笔,妈妈不肯买。我的美术作业本很难看,没有得过一个次甲。画的东西不仅东倒西歪,涂色也涂不均匀,像个癞痢头,有一块没一块。手中的蜡笔不听话,颜色总是要跑出图,可见我从小就毛躁,涂到最后总是非常不爽。初中和高中,没有美术这门课,倒是松了一口气,当然如果数学课就更好了。

十五六岁,看“读者”,插页经常有西洋画。有“带珍珠耳环的少女”,有“拾稻穗的女人”。我喜欢她们长裙拖地,卷发用丝带高高束起,露出圆润白皙的肩颈。真让人向往。我用小剪刀沿边框仔细地裁剪,一张一张地收集,再用胶水粘画的一个角贴在日记本上。在空白处写一些自己的感受或歌词。本子放在一个空铁盒里。 盒子上贴了一张条子:此盒他人勿动,应松松自由开启。

那时喜欢班上一个男生,没有告诉任何人,也不打算说出去。当我一个人,脑海里总会浮现出他的样子,会情不自禁微笑。这是一个秘密,很安全地放在心房的一处。带着这样的心情,坐在写字台前把凤飞飞的磁带放进录音机里,一边听她的“心雨”,一边整理之前存下来的画片,整个下午都感到非常快活。因此,常常忘记了时间。妈妈五点下班,她进门的第一句话是:“让你煮饭的,你饭煮好了吗?”。

等我高中毕业,已经存好几本,里面都贴满了画。家里除了这盒子没有什么东西是属于我自己的,所以很当是个宝贝。然而我也没有要学画的念头,仍然对画画一无所知。

谁也不曾想,多年以后我能拿起画笔。对我来说真是一个挑战。

画画是和自己的独处时光。一心一意。画画是难的,无边无际。可又有一丝难以言传的妙处。好像跟画的人物景色发生了某种情感,不舍得也不能放弃。在怀疑与否定中前行,片刻的欢悦显得尤为珍贵,我便是如此来回,时而迷茫时而兴奋。我画了不好,将来也未必能好。但这又何妨。

作画时, 偶然也会心思一动。想起从前的那些午后,那个生锈的铁盒子里的本子,那些剪下来的画,连同那个他,我仿佛又跟青春碰了一下面。

 

 

画画

微信扫一扫分享

你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